武汉人大:护一城净水 绘两江画廊

“还江于民、还岸于民后,江滩面貌焕然一新,这才是名符其实的‘金外滩’。”2022年7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到湖北开展长江保护法执法检查,站在武汉的汉口江滩码头,不禁如是感叹。[/div]“还河于民、还岸于民后,河滩焕然一新。这才是真正的‘金外滩’。”2022年7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赴湖北开展长江保护法检查工作,站在武汉汉口江滩码头。他不禁叹了口气。

大保护长江,全国人大在行动。

近年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认真贯彻落实长江保护法,用一条条法规、一次次执法检查、一场场代表活动,谱写了一曲壮美的长江保护之歌,以法治的力量守护一江清水东流。

以“法治”促进“预防”

“小快凌”立法为大保护长江筑起绿色屏障

武汉,一座有山有水的城市。长江往东,汉江往西。数百个湖泊密布,城水交融。享有“江城”、“百湖之城”的美誉,现代版《清明上河图》随处可见。武汉的水面占市区面积的26%以上,人均淡水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5倍。毋庸置疑,水是武汉的骄傲,也是武汉赢得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武汉位于长江和汉江交汇处,集“江城”和“百湖之市”美誉于一身。图为长江武汉段。摄影/任勇[/div]武汉位于长江和汉江的交汇处,有“江城”和“百湖之城”的美誉。图为长江武汉段。摄影/任勇

然而,市人大常委会2016年的专题调研发现,城市生活污水和农业面源造成的总磷污染已逐渐成为制约本市水环境改善的重要因素。“全市已划定水环境功能区的63个湖泊中,有36个超标,主要污染物是总磷。”市环保局负责人说。

总磷污染主要来自含磷洗涤剂和排泄物。含磷洗涤剂的使用不仅会增加水中总磷含量,导致水质损失,破坏水环境,还会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和健康。

立法“禁磷”刻不容缓。

市人大常委会在第一时间确定选题、起草法规、进行立法调研和起草等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加快立法进程。从2017年3月召开立法部署会议到当年9月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仅用了6个月时间,就制定了《武汉市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含磷洗涤用品的规定》,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率先出台禁止使用含磷洗涤用品污染河湖的地方性法规。

“全市行政区域内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含磷洗涤用品”“无磷商品应当明码标价;如果使用非法含磷产品,个人最高罚款5000元……”这个只有17条规定的“小而精”的规定,而不是“大而全”、“小而全”,以“小切口”从根源上解决了磷污染的实际问题。被称为武汉史上最严“禁磷令”,显示了市人大常委会依法治水、保护长江的坚强决心,对全市实行“四水”。

如果你不体察民情,你就不会成功。“禁磷”立法只是市人大常委会加强水环境保护的一个缩影。多年来,为了保护和改善水环境,武汉市先后出台了一批与水有关的地方性法规。目前有效的“涉水”法律法规有11部,涉及水污染防治、水资源保护、水土保持等领域。,形成较为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为依法、科学、系统治水保驾护航。

用“建议”进行强“示范”

深入实践“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放在压倒性位置”[S2/]

保护长江,首先要恢复长江流域的生态。

早些年,长江流域的生态系统和其他沿江城市一样,因为综合防洪排涝体系不完善、沿江产业布局不合理、岸线管理不完善、过度捕捞、非法采砂等原因,不可言说。

“长江流域孕育了巴蜀文化、荆楚文化、吴越文化等。是中华文明的传承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

“据统计,长江武汉段有145公里长。我们要保护好、用好这份上天赐予的礼物,把共同保护长江作为生命线工程来抓,让武汉成为共同保护长江的典范。”

“虽然百里长江生态走廊项目已于2020年12月正式开工,但仍存在项目建设与城市腹地发展需求衔接不够、规划体系薄弱、项目审批、征地拆迁、资金筹措等短板和困难。”

……

2022年1月13日,武汉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多位市人大代表围绕长江保护主题,大声疾呼,建言献策。

在这次会议上,加快百里长江生态走廊建设,助推长江大保护的案例被列为会议议案。合并了14个原议案,由丁远、万大勇、Xi明海等183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建议,旨在集中力量“把脉、对症下药”,努力将生态走廊打造成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标杆工程,以NPC议案办理“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实践

“共完成大门改造42处,新增河滩10公里,面积138公顷,新增滨河花园路12公里。”“我们协调了浪、岸、墙、门、堤的关系,城市防洪能力不断提高。”“确保在建项目宜早不宜迟,新开项目能早不宜迟,规划项目能加快推进。”......2022年5月11日,市人大常委会召开NPC议案办理情况新闻通气会。市水务局、市资源和规划局、武汉生态投资集团等8个单位先后汇报了办理NPC提案的情况。

退,为了更好的“进”!

2016年以来,开展长江、汉江港口码头岸线整治工作,全市拆除清理各类码头380座,清理腾空岸线47公里;

经过多年的修复和推广,武汉市汉口江滩芦苇摇曳,绿树鲜花,景观多样,已成为人们游览和休闲的好去处。

武汉杜江博物馆下新增亲水平台,洪山河滩征集民意升级改造,水、清岸、绿水相争。

……

屡见报端的百里长江生态走廊建设,将长江、汉江隐藏在岸边,将“险滩”变成“最美岸线”。泼墨呈现出河流、森林和花朵的壮丽景色。两江四岸百里生态走廊,逐渐形成水清岸绿、风景秀丽的良好生态。

2021年9月6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山带队视察长江武汉段沿线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摄影/费志清[/div]2021年9月6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山带队视察长江武汉段沿线生态环境保护情况。摄影/费志清

按照“建设以防洪为核心的安全廊道、以自然绿色为基础的生态廊道、串联江滩和城市的交通廊道、具有历史特色的文化廊道、多功能的发展廊道”的总体目标,市人大常委会毫不懈怠,保持提案提质增效的战略定力,继续推进百里长江生态廊道建设,以实际行动回答长江大保护。

以“监管在线”构筑“生态底线”[S2/]

实现“人民保护长江,造福人民”[S2/]

要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不可能一战而成。要以钉钉子的精神积小胜为大胜,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

2018年6月18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和《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执法检查专项会议。摄影/杨阳[/div]2018年6月18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和《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执法检查专题会议。摄影/杨洋

“去修远的路很长,我会上上下下。”

——2012年5月,为加强生态环境保护,防止城市建设无序蔓延,促进经济社会生态和谐可持续发展,市政府颁布《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成为继深圳之后第二个以政府规章形式划定基本生态控制线的城市。

——2013年6月,市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加强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线规划实施的决定》,防止城市无序扩张。“各区政府严格执行基本生态控制线工程准入制度”“在生态底线区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管制,确保山体、水体、农田、林地、湿地等重要生态资源不受破坏;因国家、省、市重大项目建设需要或上级规划调整,确需调整生态底线区的,应提前报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构建社会行为规范和标准,不仅仅是白纸黑字的框架和条款,核心环节是执行。事实上,自决定做出以来,已经有很多建设项目因为触及生态底线而被“出局”。2014年8月,一家来自沿海城市的企业计划在武汉投资一个重大工业项目,但需要占用部分生态底线区域,于是发展和生态第一次面临“两难”选择。市人大常委会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出的决定具有法律效力。即使项目很大,也必须严格依法办事。在城市发展中,我们必须坚持底线思维,决不能牺牲生态环境”。最后,这个项目将被选中并重新论证。

——2016年5月,市人大常委会制定《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条例》,这是我国第一部保护基本生态控制线的地方性法规。条例规定了基本生态控制线的界定、调整基本生态控制线的法定程序、建立生态工程建设的激励机制,为生态武汉建设扎牢法治“篱笆”。

2012-2016年,从政府规章到人大决定再到地方立法,“三步走”战略的成功实施,构建了基本生态控制线体系的“三部曲”,为武汉绿色发展留下了宝贵的“生态资产”。

2017年以来,市人大常委会将听取和审议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情况报告作为“规定动作”,以“在线监督”筑牢“生态底线”。

2022年6月24日,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听取和审议了市人民政府关于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情况的报告。据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盛介绍,今年将全力推进“三区三线”划定,加快构建“山、林、田、湖、草”一体化保护、修复和利用体系,科学确定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生态环境准入清单等。,完善“景观横轴”和生态环线的建设。

不同于立法“禁磷”和监督百里长江生态廊道建设的法案,建设基本生态控制线是市人大常委会寻求长江保护的有效举措,既解决了当前问题,又着眼于长远。在全球生态安全空的格局下,生态系统有机运行,天蓝、地绿、水清将成为日常场景,“长江跨万里,眼望楚天舒”的雄壮雄壮面貌再现。

“武汉作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在生态安全格局、经济社会发展、长江文明传承创新中具有重要的枢纽作用。”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胡立山说,“我们要为大保护长江建功立业,努力实现‘护一城清水,绘两江画廊,展三镇’的美好愿景。”

(转载应完整准确,并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

作者:李建辉,徐航

编辑:石林

编辑:张玉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