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他们玩武汉,就对了!

《梦华录》看了吗?

一旦古装剧太美,就让人疯狂地脑补诗词,为了打发不播剧的日子,文旅君恶补了下宋词。补着补着,一不小心就把身边的武汉给补进了宋词里。

*以下诗词都是节选

曾巩,北宋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是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积极参与者。

每坐717路公交过江,车一上二桥,就会停下与朋友的聊天,望向窗外出川后一路而来的滚滚江水,顿生豪情,不管晴天雨天。

暂泊汉阳岸,不登黄鹤楼。

江含峨岷气,万里正东流。

——曾巩《汉阳泊舟》

曾巩,欧阳修的同乡和弟子,他和苏轼同一年参加科举。据说,主考官欧阳修,错把苏大大的才华横溢的卷子认作是曾巩,为了避嫌,没给苏轼这朵第一名的大红花。

这位唐宋八大家里最低调的实力派,从襄阳回江西老家,路过汉阳(明朝以前,古汉阳>汉口 汉阳),坐船过江,见滚滚长江水,心中豪情汹涌:

江含峨岷气,万里正东流。

访幽推荐:长江大桥/轮渡

陆游,南宋文学家、爱国诗人。“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是他写的名句。

同样是路过,因为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陆游的感受就完全不同。

泊船鄂州步,终日如炮燔。

摇扇腕欲脱,挥汗白雨翻。

——陆游《夜热》

草叶耷拉着头,晒久了缺水,没有一丝风,强烈的阳光把眼前的一切照得发白晃眼。太热了,把手里的扇子沾点江水,扇风解暑,一直没停,手都开始酸疼了,汗水还是流得像下雨一样。

白天,像烧烤。晚上,还没空调,怎么都睡不着。

这是1178年6月,陆游路过鄂州(今武昌),回绍兴老家的一个夏夜。

黄庭坚,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他和北宋书法家苏轼、米芾和蔡襄齐名,世称为“宋四家”。在文学界,黄庭坚生前与苏轼齐名,时称“苏黄”。

陆游大大不知,他的前辈黄庭坚,六十年前就在同一个武汉,给他留下了避暑锦囊:玩水 爬高高。

四顾山光接水光, 凭栏十里芰荷香。

清风明月无人管, 并作南楼一味凉。

——《鄂州南楼书事》

一千年前,武汉也热,大湖之畔(宋代鄂州是今武昌,此湖可能是今沙湖),十里荷花亭亭而开,微风一点,宽大深绿的荷叶自然翻动出风声,还吹散了花香。

晚上水边蚊子多,不宜。年龄阻碍不了诗人的浪漫,58岁的黄庭坚趁着月色,爬上南楼乘凉去。

这个南楼是黄鹤楼吗?并不是,它也在蛇山,是黄鹤楼的邻居。因为黄鹤楼太有名了,搞得如今大家都忘了,南楼也是诗词里的超级大网红。

谁是「南楼」:

蛇山南楼始建于何时,仍是个迷,起码不晚于唐代,杜牧曾在喝酒听曲。不止登高、送别,南楼一直很有烟火气,可以摆桌喝酒吃饭。

黄鹤楼与南楼不是一座楼,他俩有时同时在场,有时交替登场。北宋末年靖康之变,黄鹤楼被毁,直到南宋末年才重建,它缺席历史的一百年,南楼在蛇山崛起,经历过五次修建,成为宋代武昌城旅游IP,但元代南楼被毁,之后退出历史,而黄鹤楼又走向历史前台。如今的南楼为1985年重建。

访幽推荐:南楼/沙湖

姜夔,南宋文学家、音乐家。他被誉为中国古代十大音乐家之一,也精通散文,书法等,是苏轼之后难得的一艺术全才。

现在的人来到武汉,一定会吃热干面,唐朝诗人来武汉,必登黄鹤楼,宋人呢,必去南楼。

此地,宜有词仙。

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

——《翠楼吟》

南宋1186年,31岁的姜夔得知南楼重修,改名安远楼,拉着朋友刘去非前往看热闹。赞叹道,这里该是诗人们云游赏乐的神仙之地啊。

姜夔的父亲,是汉阳知县。从小,他随父亲生活在汉阳,成年后离家谋生,打工三十年,二十三座不同的城市漂流

社会套路深,好想回汉阳。他常常思念童在汉阳打野的快乐时光,和外甥两个人白天划着船采菱角,晚上举着火把抓野兔,围观渔民捕鱼,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开心得放声歌唱,好舒服啊。

予与安甥或荡舟采菱,或举火罝兔,或观鱼簺下,

山行野吟,自适其适。

——《浣溪沙》序

访幽推荐:南楼/汉口江滩芦苇荡

苏轼,世称苏东坡,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被北京大学教授李志敏评为“苏轼是全才式的艺术巨匠”。

姜夔的人生有点凉凉,不妨看看东坡先生,一个走到哪,就把快乐带到哪的大宋第一旅行家。

闭目而视,目之所见,冥冥蒙蒙。

掩耳而听,耳之所闻,隐隐隆隆。

耳目虽废,见闻不断,以摇其中。

——《大别方丈铭》

这首诗是写给汉阳大别寺方丈的。苏轼有一大爱好,逛寺院,交和尚朋友。40多岁被贬到黄州后,他常来汉阳的大别寺(宋朝改名“兴国寺”),与方丈讨论佛理。

四年后,苏轼要离开黄州,临走来到大别寺告别。方丈却不相见,只是敲着木鱼念经。东坡静静站在寺中,闭上眼耳,彻底放空自己,感受到了禅机,写下了这首《大别方丈铭》。

大别寺,位于龟山南麓泗湾一带,建于唐朝。在战火里,寺院屡建屡毁,晚晴同治年间最后一次重建,民国期间荒废。

它的遗址在今莲花湖公园西北侧,苏粉们不妨前去考古一下~

访幽推荐:莲花湖公园

贺铸,北宋词人,他的词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影响深远,南宋爱国诗人辛弃疾对他的诗词还有续作。

在湖北写诗最多的古代文豪是谁?苏轼

在武汉写诗最多的又是谁呢?贺铸和黄庭坚。

爬《全唐诗》和《全宋词》会发现他俩是唐宋时期在武汉写诗数量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写了54首和51首。头陀寺、郎官湖、招真亭、鹦鹉洲、宝泉监、南楼等古武汉地标在他们的诗中,频频刷脸。

整个武汉都是这对好友友谊的见证:到你做过官的地方做官,到你游玩过的地方游玩。

少游醉卧古藤下,谁与愁眉唱一杯。

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唯有贺方回。

——黄庭坚自鄂州《寄贺方回》

中年以后,我们时不时要面临身边亲朋好友的死亡。1100年,没吃过咸鸭蛋的高邮人秦观,在广西病死。第二年,黄庭坚才得到消息。想到好友去世,不禁感叹:知交多零落,还有谁能和我一起聊天呢,只剩贺铸你了啊。

收到黄庭坚从武昌寄来的诗,贺铸想起四年前也是在武昌,自己与被贬南下的秦观,隔着长江送别。当时秦观已经过江,而自己却没有船去追,只好约定等他回来,一起在武昌的湖边,买两条渔船,安度余生。

流向夜郎才半道,径还江夏乐当年。

待得公归吾亦罢,春风先办两渔船。

——贺铸自鄂州《寄别秦观少游》

假如宋朝有轮渡,贺铸可能就追上秦观了吧。

访幽推荐:长江轮渡

/

武汉,一个高铁4h通达全国的地方,得长江汉江交汇之独厚,自古以来,便是交通要冲,诗人们在此迎来送往。

唐有李白、崔颢、孟浩然、杜牧,宋有苏轼、黄庭坚、陆游、贺铸等人,于廓廓山水里留下诗词款曲。

岁月流转,变化的是时代,不变的是风景和陪你看风景的人。下次逛武汉,带本宋词去打卡吧。

编辑| 雷雅玲

摄影| 束 也

设计| 境 南

今日话题

Topic

你知道武汉哪些好玩的老地方?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