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加装电梯全覆盖,武汉这个小区有套“独门秘籍”

武汉 (18) 2个月前

8月10日9点

73岁的魏携带

塑料袋里的一个大西瓜。

走进电梯,按“6”楼层。

“在这里安装电梯之前,

我甚至不能选择一个大西瓜。"

她住在武昌区杨园街。

理工大水运小区南区小区20号楼6号楼

2020年11月

魏的单位成了

南区第一批带电梯的公寓楼。

不到两年。

南区11个合资格单位

实现了安装电梯的全覆盖。

水运社区党委书记陈勇说,南区安装电梯有一套独特的方法。全区“走基层、察民情、解民忧、暖人心”实践活动启动以来,街道、社区将此方法总结推广到其他区。

目前,除了南区安装的11台电梯外,水运社区联盟区安装的另外13台电梯也已投入使用,在建的4台电梯预计今年内投入使用。

陈勇说:“在安装电梯的过程中,街道和社区充分发动居民‘和我们一起干’,居民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

初步调查花了一年时间。

走进南区,一排排米色老房子外竖立着崭新的银灰色电梯。

云水社区是一个单位社区,居民多为武汉理工大学退休教职工。这里的建筑大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5000多名居民中,60岁以上的有2000多人,80岁以上的有近400人。

陈勇介绍,街道和社区负责人在走访中发现,居民安装电梯的愿望很强烈。

2018年,街道、社区协助南区4栋单位居民楼提交安装电梯申请,成为武昌区首个试点安装电梯的小区。

社区专门成立了安装电梯临时党支部,由党员和志愿者带头解决安装电梯的相关问题。

“看质量,问价格,学设计,光是初验就花了一年多。”朱说,“很多居民说,我们是把安装电梯当成科研项目来做的。”

下面几层如何支撑电梯的安装?

高楼层居民叫好,低楼层居民强烈反对。结果,电梯安装工作一度陷入停顿。

在一次街道和社区组织的“家长短会”上,一个“平层安装”的概念让一些低楼层的居民成为安装电梯的支持者。

所谓平层安装,就是在每层新建一个钢结构入口平台,不仅可以实现电梯直达入口,还可以增加每户3平方米左右的使用面积。

这种安装方式与很多小区采用的错开安装方式相比,成本略高,但能从根本上解决从电梯门到住宅的“半层楼麻烦”,对使用轮椅、行动不便的住户更“友好”。

安装电梯的费用如何分摊?

“我们认为南区安装电梯的‘步进算法’是科学的,可以借鉴。”8月10日,在水运小区联盟小区召开的一次“家长会”上,居民们就安装电梯达成了共识。

水运社区党委书记陈勇说:“在之前的走访调研中,我们发现,之前安装电梯的小区,有的楼层均摊,一楼住户减半;有的是自上而下逐渐减少,没有统一标准,居民有争议。”。

陈,76岁,退休前是武汉理工大学机械工程与计算机应用专业博士生导师。他凭借自己的特长设计的“步进算法”在征集中脱颖而出,得到了街道、社区和居民的青睐。

"安装电梯的总费用分为电梯附加费用和电梯运行费用."陈介绍,增加一部电梯成本大,一部电梯需要60万元左右。其中电梯入口的面积成本和结构设计成本一般由每户均摊。居民的争议在于电梯购买、安装、施工的费用。“这个费用可以根据楼层的步数来计算,按照每层楼要爬的步数占总步数的比例来分摊。”

以南区21栋为例。全楼6层12户,楼内有342级台阶。

从地面经过储藏室到一楼有12级台阶,一楼一户贡献1.7544%;

到二楼要走30步,二楼一户贡献4.3860%;

到6楼需要102步,6楼一户贡献最大,占14.912%。

“电梯的运营成本分为空安装费和使用费。”陈说,空购置费均摊,使用费按家庭常住人口数计收。为了保证公平公正,社区还会按月或按季度对实际户数进行核实和修正。

“既满足不同楼层的需求,又公平公正。当然,我们深信不疑。”居民魏说。

电梯建好了谁来管?

8月9日上午,南区居民徐彤对安装好的电梯进行例行检查。除了摄影师的工作,他还有一个新身份——社区电梯安全员。

电梯建成后的第一年,电梯公司进行了安全维护。一年后,虽然其他维保公司继续维护,但是专业电梯安全员的岗位是空。

"电梯应该被很好地建造和管理."徐伟说。去年11月,在社区的指导下,徐彤和其他几名年轻居民通过学习和考试,顺利取得了“电梯安全管理员证”,开始负责电梯设备的日常检查,配合维保单位进行电梯年检,有效处理突发事件。

“回顾2020年11月南区第一批电梯交付,到今天,小区已经架设了24部电梯,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居民从‘旁观者’到‘参与者’的转变。”陈勇说。

据了解,这一经验已经推广到武汉理工大学宿舍区和武汉其他居民区的50多个单位。

长江日报制作采写:记者杨伟真刘伟通讯员魏武帝文婷摄影:记者李永刚

来源:长江日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