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志|武汉年增120万人,新一线城市的进击

特约评论员图格

一个城市每年常住人口增长的上限是多少?武汉给出的最新答案是:120万。

根据已公布的《2021年武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去年底,武汉市常住人口达到1364.89万人,比上年增加120.12万人。

因此,武汉成为仅次于广州、深圳、重庆的全国第八大人口城市。考虑到2021年天津常住人口比上年下降13.6万人,为1373万人,仅比武汉多不到10万人,按照目前的增速,武汉常住人口今年可能超过天津,位居全国第七。

年增量120万,什么概念

比排名上升更值得注意的是,120万的增量本身就相当于目前公布人口增量数据的城市中,从排名第二的成都到排名第九的南京这八个城市人口增长的总和。

武汉的人口增长一骑绝尘是怎么做到的?是武汉一座城市成功的背后,还是暗示了城市格局的某种趋势性变化?

首先,中国最权威最准确的人口数据是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其次是五年一次的抽样调查。像2021年这种普通年份的人口数据主要靠估算,有一定的误差成分,只能作为参考。

尽管如此,武汉120万的人口增长仍然非常惊人。

原因有很多。比如2020年因为疫情而滞留外地的农民工,2021年将回到武汉;2021年9月,当地政府再次放宽落户限制,逼近“零门槛”;地方对个人和企业的人才引进政策,租房购房补贴新规等...虽然不乏疫情后期的补救性反弹,但也可以看出武汉这几年抢人的力度有多大。

当然,武汉并不是唯一一个下大力气抢人并取得突出成绩的城市。成都(24.5万)、杭州(23.9万)等新一线城市,以及南昌(18.3万)、青岛(15.1万)、宁波(12.4万)、郑州(12.2万)等强二线城市,去年的表现都很不错,增幅都在10万以上。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上广三大一线城市2021年仅增加7.7万人。考虑到七普期间(2010 -2020年),北京、上海、广州年均增长分别为22.8万、18.5万、59.7万人,三地合计年均增长101万人,2021年人口增长可忽略不计。

不同的是,上海常住人口增长主要是外来人口流入,2021年户籍人口减少18.19万人;相反,北京的户籍人口增加了4.4万。但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背景下,2021年,全市常住人口由839.6万人下降到834.8万人,减少了4.8万人。

这背后有不同城市人口和产业政策差异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与城市化不同阶段人口的分布和聚集特征有关。

从“广东致富”到“京沪大扩张”[S2/]

自改革开放后中国重新启动城市化以来,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几次移民潮。

改革之初,随着经济特区的建设,在“粤东西北富起来”口号的号召下,在百万农民工的情况下,广东出现了人口迁移的浪潮。这期间受益最大,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是深圳。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时,人口只有33万,是北京和上海的零头。但到2000年,深圳人口已超过700万,分别占北京和上海人口的51.4%和43.5%。

整个90年代,深圳常住人口增加了533.46万人,几乎是北京和上海的两倍。

但进入新世纪,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产业的转型升级,产业链更完整、就业机会更多、户口含金量更高的北京和上海开始发力。21世纪第一个十年,北京和上海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00多万,远高于同为一线城市的广州(275.2万)和深圳(335.96万)。

但随着2010年前后北京、上海常住人口突破2000万,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房价高企等“大城市病”日益严重,两地政府开始抑制人口过快增长。

2009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逐步实行人口调控目标责任制”,人口规模控制被列入北京市政府2009年、2010年办理的重点折叠项目。

2015年底,上海也在十三五市委全会讨论中将“守住常住人口规模底线”列为四条底线之首。《上海城市发展总体规划2016 -2040》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必须控制在2500万以内,2040年控制在2500万左右。也就是说,从2020年到2040年的20年间,上海的人口将几乎是“零增长”。

通过提高落户门槛,实施产业引导,北京、上海常住人口的快速增长将在2015年左右戛然而止。此后,两地人口总量基本保持稳定,甚至出现多年负增长。

与此同时,同为一线城市的广州和深圳继续张开双臂,所以从2015年开始,两地人口年均增长超过40万,领先全国。在他们的带领下,七普十年(2010 -2020)广东常住人口增加了2170万,是第二名浙江的两倍多。

新一线崛起,城市版“先富带动后富”

新一线城市涌现,始于2017年。

当年2月,武汉打响了“抢人大战”的第一枪。之后,Xi、成都、杭州等城市纷纷跟进,落户门槛下降,补贴标准上升...在所有这些操作下,2018年Xi安户籍人口增加了80多万,成渝、武汉亦超过30万至40万。

2021年,随着武汉、成都、杭州齐齐站在人口增长的前三名,广州、深圳双双回落。广州只增加了7.03万人。虽然深圳的数据还没有公布,但根据广东去年仅增加60.4万人,首次低于浙江(后者增加71.7万人),估计深圳人口增长不会太高。

这标志着新一线城市正式接替北上广深,成为新的人口流动主要目的地。

在此期间,一线城市并没有做出努力。比如2021年,北京和上海都适度放宽了落户门槛。但由于落户门槛“宽松”,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高不可攀,基本要求985大学应届毕业生或其他名校研究生。另外,受疫情影响,很多以前在当地工作的劳动力无法返回工作岗位,所以效果并不明显。

更重要的是,一线城市生活成本高。以房价为例。据智研咨询2022年3月发布的中国主要城市房价,北上广深的房屋均价分别为每平方米6.67万、7.17万、4.53万、6.81万,而成都、武汉、重庆等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分别只有1.94万、2.02万、1.39万,仅为北上广深的三分之一。

因此,当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在二三线城市遍地开花,各地纷纷推出“强省战略”时,成都、武汉、杭州等新一线和强二线城市的性价比开始凸显,这也是这些城市人口快速集聚的根本原因。

然而,仔细分析这些移民潮的人口来源后,仍然有一些差异。无论是改革开放之初的“百万农民工去广东”,还是21世纪前十年北京上海的人口膨胀,新增人口都来自五湖四海。但新一线和强二线城市的这一波人口激增,更多是因为省内人口转移。

以成都为例。2021年,四川省人口仅增加1万人,而成都常住人口增加24.5万人。由此可见成都对全省人口的巨大吸引力。与2020年末相比,2021年成都常住人口占比上升0.29个百分点,达到25.31%,整整四分之一。

同样,2021年湖北常住人口增加54.7万,武汉激增120万。虽然湖北去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0.88‰,也就是说,全省新增人口50多万全部来自外地,但即使扣除这些,武汉新增人口仍有60多万来自省内其他城市,数量仍高于外省。

你如何看待这种人口流动的新趋势?

个人认为,一方面进一步促进了当地人口的城市化;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实现不同区域人口的均衡分布,进而促进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堪称“先富起来,后富起来”的城市版。

海报设计朱

编辑:王乐妍图片编辑:申克

校对:张

发表回复